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农历 九月十三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名家看四川·甘洛 凿空大道

编辑:邓青琳 | 时间:2018-10-11 11:57:47 | 来源:尹汉胤 | 浏览量:202

   乘成昆线行驶在川西高原,一路悬崖绝壁、桥梁隧道,车窗忽明忽暗,仿佛穿梭在时空隧道中。这条建成于上世纪 70 年代的铁路,曾轰动于当世。与美国阿波罗飞船带回的月球岩石、苏联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一起,被联合国誉为二十世纪人类征服大自然的三大奇迹,成为中华民族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一项骄人工程载入共和国的史册。

   “凿空汉使惊邛杖,已信西南道可通。”一部漫长的中国历史,就是不断开通新路的历史。世代居住在这片亚洲大陆上的中国人,不畏艰险,砥砺前行,矢志不渝地开掘着新路,梦想能走得更远。然而, 这种开辟新路的步伐, 却在近代放慢了脚步, 甚至停顿下来……一路上思绪随崇山峻岭辽远,一声汽笛,甘洛到了。安详静卧于群山之中的甘洛,是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北大门。在这片满目苍翠的大山中, 生活着从青藏高原迁徙而来的古氐羌人的后裔——彝族。

   彝族生动的形象,儿时便在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上世纪 60 年代,母亲任教的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在北京隆重上演了一部大型歌舞剧《凉山巨变》,从排练到演出,我观看过多次。1981 年中国作家协会创刊了《民族文学》,我有幸成为这本少数民族文学刊物的一名创刊者,自此开启了 36 年之久的少数民族文学生涯。彝族文学是我国少数民族文学重要的文学力量,编辑工作中,我阅读了大量的彝族作家来稿,结识了许多优秀彝族作家。通过阅读他们的作品,我走进了他们丰富的内心世界,了解了这个古老民族悲壮的历史,进而明白了在他们刚毅硬朗的体魄容貌中,流淌传承着古老神性的,漫长的山地生存历史,造就了彝族令人生畏的勇武性格。而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始终鲜明地保留着与众不同的对自然、生命、爱情、信仰的独特理念。

   “我是这片土地上用彝文写下的历史 / 是一个剪不断脐带的女人的婴儿 / 我传统的父亲 / 是男人中的男人 /我痛苦的名字 / 我美丽的名字……”彝族诗人吉狄马加以铿锵淳朴

的诗句,为自己的祖先勾画了一幅《自画像》。

   缘清溪关茶马古道而行,脚下落寞的故道,像是没有脉搏的血管,孤寂地陈迹在群山中。踏着沧桑的石块,心中却在想象着它当年的繁盛。而此时,只有石块上踏出的蹄印还保存着当年的记忆。在参差凌乱的蹄印中, 有几个较深的蹄窝, 其中竟浅浅地蓄着露水,仿佛睁大的眼睛, 斜睨着过往的人们。 望着它们, 我仿佛在那浅水中,看到了络绎商旅远去的背影,听见了渐渐远去的马蹄声。然而寻声远望,空寂的山谷中,只有潺潺的河水在默默地流淌。低头再望一眼那些马蹄印,竟幻化为一串迷人的删节号,断断续续牵系着人们的思绪。 一个马背民族曾经的辉煌, 就这样深刻地印在大地上。

   此刻,山谷中飘起了丝丝雨滴,是在哀叹荒弃的古道,还是在追忆逝去的繁华?其实,这个古老民族,已经与这大凉山拥有了不离不弃的新希望,拥有了民族复兴的新路径。“我的部族就生活在海拔近三千米的群山之中,群山已经是一种精神的象征。 在那里要看一个遥远的地方, 你必须找一个支撑点,那个支撑点必然是群山。因为,当你遥望远方的时候,除了有一两只雄鹰偶然出现之外,剩下的就是绵延不断的群山。群山是一个永远的背景。在那样一片群山护卫的山地中,如果你看久了群山,会有一种莫名的触动,双眼会不知不觉地含满了泪水。这就是彝族人生活的地方……”(吉狄马加)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大凉山,孕育了这个山地民族辉煌的历史,如今在新世纪的曙光中,又为其支撑起一条条天路,护佑其走向新的辉煌。

激流于群山的滚滚大渡河,在瀑布沟被拦腰截断。一座厚重的大坝将大渡河水抬高为一湾高峡静水。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江河曾是人类迁徙、运输的重要通道。而今天,人类却将其束缚起来,改变了河水的形态,将其蕴藏的巨大动力,化为清洁的电能,推动着人类现代文明的进程。

   站在宏伟的瀑布沟电站大坝放眼远望,目下蜿蜒的大渡河,好似一条轻柔的飘带,随风飘动在峡谷中。两岸怪石嶙峋的崖壁,狰狞地对峙着。忽见一列火车若隐若现地穿行于绝壁驶来。只有置身其外,才能如此震撼地领略到成昆铁路奇绝壮美的风姿。为修建这条西南大动脉,30万铁道官兵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用简陋的工具奋战在如此复杂险恶的地质结构中,不可思议地修筑出了如诗如画般的成昆铁路。这条铁路建成通车已47年,时至今日成昆铁路建设者所创造的奇迹和不朽精神,依然深刻地感召着中华各族人民。改革开放震醒了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立刻沸腾起来,仅仅30多年时间,神州大地血脉偾张般奔流起了八纵八横的铁路大动脉,中国再次充溢起了青春活力, 风驰电掣的列车彻底改变着中国的交通历史。为体验蜀道之难,我从大渡河畔,沿陡峭的山路攀缘而上。一条崎岖山路,曲折地伸向高处,有的路段坡度竟有60度。须俯下身子,选择好落脚点扶地攀爬。汗水淋漓地爬上一道坡,见一位妇女正在陡坡上栽种红薯秧。她身后就是百多米的悬崖,稍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然而,那妇女却如履平地般往来于坡地上,见我们望着她,她向我们笑一笑,生于斯长于斯,大山自然成了他们的世界。登上山间一个小村,双脚终于可以平放在地上了。一个健壮的彝族汉子,在整理着土地,原来这里脚下每一寸平地,都是他们日积月累修整出来的。站在这块平地向上望去,只见几间房舍散落在山间,每家门前只有一小块平地。饲养的鸡和猪,任其觅食于山间。

   我观察着这位彝家汉子的双脚,只见他的脚宽大而结实,脚趾有如鹰爪般紧抓在地上。长期生活在山地,使他们的双脚适应了大山。还以为这村子是山上最高的村庄了。一问才知,山顶上还有好几个村子。举头向山上望去,只见山巅缭绕着迷人的雾气,那雾气就像是大山呼出的气息,一团一团飘忽游动在山间,仿佛这整座山就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在悠闲地吐纳着天地。仰望着充满诱惑力的山巅, 两条腿却没勇气再爬了。

   我问那彝族汉子这村子叫什么名字。他回答“童子林”。听到这个名字,不禁使我从心里敬佩这些生活于大山的人们。世代栖身于亘古不变的苍茫大山,却将自己的村子誉为“童子林”。多么令人心怀憧憬的名字啊。一代又一代固守在这大山中,满目苍翠伴随着他们出生、长大、老去,童子之心是支撑他们生活下去的生命信念。

   凿空大道,通达四方,从古至今始终是中国人的梦想。如今这一梦想,正在中国“一带一路”的大格局中通过铁路、公路、海路与世界各国以命运共同体的新思维、新理念、新关系连接起来,实现着人类共同发展的美好愿望。再次走进大渡河谷,耳畔震耳欲聋的水声由远而近,转过一道山,只见洁白水雾弥漫了天际,仿佛一道巨大的水幕矗立在眼前。

   原本平静无波的大渡河, 此刻正在巨大水流的倾泻中咆哮奔涌起来。问才知,是瀑布沟水电站在开闸下泄水位,以腾出库容迎接即将来临的汛期。置身这浩大的水幕前,我忽然觉得面前升腾咆哮的水雾,就像是一幅展开的画布, 中华各族儿女正在上面描绘着最新最美的图画。


分享到: 更多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马识途书法展暨《马识途文集》发布...
10月10日,“马识途书法展暨《马识途文集》发布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10月10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详情】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