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 农历 八月十四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川军新作

月亮村巨变

编辑:邓青琳 | 时间:2018-08-30 15:05:50 | 来源:四川作家网 | 浏览量:152

书 名:《月亮村巨变》

作 者:胡为民

出 版 社:文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ISBN: 978-7-5496-2467-6

内容推荐


长篇小说《月亮村巨变》以农村脱贫攻坚为题材,时间跨度两年零三个月,共计三十六万字。该书紧扣时代脉搏,故事跌宕起伏,令人精神振奋,是一部极具现实意义的作品。

小说以川北一个坐落在高山地带的一个贫困村为创作原型。月亮村是丽川县海拔最高,离月亮最近的一个村落。此地地势高亢,空气稀薄。太阳年辐射量和年日照时数为四川省最高值。月亮村位于半山腰,在山顶有一个天然的湖泊,湖水清澈甘甜,环境优美,村民们在山间生活,种植养殖,远离城市的喧嚣。主人公苏大壮作为县农业局优秀干部被县委下派驻村担任第一书记,带领全村干群脱贫攻坚。他刚来月亮村就被村民们淳朴的民风感动了,他立志要把月亮村发展起来,脱贫致富。苏大壮工作积极,勇于挑战新事物,做事情大刀阔斧,但是注重细节,心细如水。有些感性,对自己的驻村工作心心念念,对每一个村民的困难感同身受。善于观察,善于思考,善于从人的角度出发做工作。月亮村脱贫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得到了全社会的关心和支持,党委政府领导、企业家、大学生、年轻支教老师等等齐心协力参与了建设,村里的先进党员和表现积极的村民在脱贫攻坚中一直冲锋在前,思想保守、不敢大刀阔斧改变现状的老村长,由最初的有思想抵触、安于现状慢慢改变了思路,最终积极配合第一书记的工作,形成了团结、有活力、充满战斗力的领导班子,村里表现落后的人,也经受脱贫攻坚的洗礼,渐渐提高了觉悟,既要物质脱贫,更要精神脱贫。小说塑造的热爱农村扎根农村改变农村的当代大学生形象,也是小说一道靓丽的风景。

小说以脱贫攻坚为主线,以村党建为辅线,塑造了在脱贫攻坚伟业中的人物群像,主次分明,生动活泼。村里的各项事业蓬勃发展,最终月亮村建成了特色小镇,旅游事业蒸蒸日上。月亮村摆脱了贫困,没有一点点原来的样子,无论是物质条件还是村民们的精神状态,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该书作者以强烈的责任感,紧抓时代主题,为了了解第一书记的工作和生活,通过深入生活或者文学采风,了解产业发展情况以及扶贫感人故事,体察民情,访贫问苦,对农村现状进行了深刻的剖析,最终完成了这部具有时代特征的文学著作。胡为民说:“作家一定要有强烈的责任感与时代担当,有胸怀、有气度,写出具有深度、体现时代感的作品来。”

据了解,以脱贫攻坚、第一书记为题材的长篇小说目前在四川省尚属首部。作品一面世,便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作者简介


胡为民,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元市政协委员,广元市利州区政协委员。广元市读书与写作协会主席,广元市利州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广元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广元青年作家网总编辑,《广元青年作家》主编。2015年被中共广元市利州区委、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政府授予“文化名人”称号,2017年被中共广元市利州区委确定重要文化人才。2013年四川省作家协会巴金文学院作家班学员;2015年鲁迅文学院“西南五省区(市)”作家研修班学员,结业典礼上被推选为优秀学员代表上主席台代表全体培训作家作学业总结。已经出版《故乡的小木船》、《蒲公英的梦》、《2019,北京第一场雪》、《趁着青春,出发吧》、《春天的诗行》、《樱桃红了》等著作。中学时期曾怀揣纯真的文学梦想,跋山涉水,自发开展了个人徒步旅游文学创作、社会考察活动。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章春节前夕


“张婶儿, 做啥子去啦?”苏大壮问到。

“赶场(赶集)去了,你这是从哪里回来?”

“这不,刚从镇上开会回来,先走了,婶子。”苏大壮无精打采地往家走。

月亮村致富的故事就从这简单的对话开始。

为什么要致富呢?这里是出了名的贫困村,穷得叮当叮当响,村民们住的都是几十年前的土房子,家家户户的土墙已经斑斑驳驳,像是在诉说着年代的久远。走在乡村道路上只感觉到尘烟飞扬,杂乱无章,村里没有一条连通山外的公路,好多小孩子还没见过火车,闭塞极了。

可是月亮村并不悲伤,这里人情味儿足着呢。

月亮村位于四川省北部高山地带,地势高亢,空气稀薄,太阳年辐射量和年日照时数均为四川省最高值。丰富的光能资源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地高天寒、热量不足的缺陷,适宜种植业、林业、畜牧业的发展。月亮村位于半山腰,在山顶有一个天然的湖泊,湖水清澈甘甜,环境优美,村民们在山间生活,种植养殖,远离城市的喧嚣。

月亮村是丽川县海拔最高,离月亮最近的一个村落,不知从哪朝哪代起有了这样一个与天上月亮同名的村名,现在谁也说不清。

为什么这么穷呢?怎么就这么穷呢?

苏大壮作为县农业局优秀干部被县委下派驻村担任第一书记,带领全村干群脱贫攻坚。他刚来月亮村就被村民们淳朴的民风感动了,他立志要把月亮村发展起来,脱贫致富,可是啊,事情做起来就是磕磕坎坎,总是找不出什么原因。

春节将至,苏大壮到镇上参加年终的最后一次会议。回来后一句话不说就坐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愁字写满了脸。

大壮妻子见状,赶忙上前询问:“大壮,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大壮没有答话,继续抽着烟。

“今天开会镇长说啥事了,批评你了?”妻子接着问。

“什么事你也管不了,忙你的去吧。”大壮心不在焉。

妻子见丈夫有些烦躁,也没多问,继续准备收拾屋子,做饭去了。

苏大壮的妻子段瑶,是镇上小学教师,性格温和,勤劳贤惠。在学校里,认真教学,细心对待每一个学生,一直在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校领导和师生都特别喜欢她。连续很多年都是镇上小学的优秀教师,由于丈夫工作的原因不得不住在月亮村。她带着两个孩子在镇里生活,放学早的时候或者周末就带着孩子赶几十里山路回到月亮村的家里。只有寒暑假的时候,一家人才能在一起团聚一段时间,虽然这样两地忙碌,她从来不会抱怨生活的艰苦,把丈夫和孩子照顾得十分妥当。

这几天,段瑶一直在忙碌着置办年货,打扫家里的卫生准备过年,她见丈夫心情比较烦躁,于是晚饭多做了两个下酒菜,准备了白酒,打算和丈夫好好聊一聊。

“大壮,过来吃饭吧。再忙也得吃饭,来。”段瑶招呼。见他还是蔫蔫的,一定是在镇上开会的时候受挫了。

“小茹、小宇,别玩了,快进来洗手吃饭。”

两个孩子在屋外头玩儿着跳皮筋,听见妈妈喊吃饭,有些不开心。

苏小茹是苏大壮的大女儿,在镇中学上初中一年级,平常在学校住校,寒暑假回到家里。苏小宇是苏大壮的小儿子,在他妈妈工作的小学读三年级,平常跟妈妈一起在镇上生活,放假一起和妈妈回家。其实两个孩子都不喜欢月亮村,是啊,跟繁华的镇上相比,这里简直是太穷了嘛,小孩子都喜欢新鲜,他们觉得这儿一点都不好玩。

一家人围在饭桌前一起吃饭,小茹看出爸爸有心事,问到:“爸,你怎么沉闷着不说话啊,是不是领导批评你了,要不我们回镇上得了,干嘛在这儿遭罪呢?”

“小孩子怎么这么说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责任和义务,你做好你的事情就好,好好学习,做功课,你怎么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大壮皱着眉头冲着小茹义正词严地说道,这几句话一下子镇住了端着饭碗的小茹。

“好了好了,小茹是关心你嘛,小茹,你不能这样跟爸爸说话,爸爸因为工作的事情又忙又操心,你应该理解爸爸,支持爸爸啊。”

“从前爸爸在农业局的时候工作的多好啊,为什么来这个穷村子受罪呢,我为什么要支持,人家工作都是越来越好,为什么我爸爸要来这么破的地方?”小茹生着闷气。

“小茹,你有些过分了。”段瑶也呵斥小茹,小茹一气之下放下饭碗跑了出去。

苏大壮摇摇头,段瑶也放下饭碗。

“其实镇长没有批评我,毕竟致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安慰我,反而让我难受,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直没什么进展啊。”

“也没多久吧,才几个月而已,你是不是太心急了。”

“我真心喜欢这个村子,我第一次来月亮村是跟着几个领导过来视察,那时候也是快过年,家家户户都在预备着过年的年货,村民们不富裕,但是热情都很高,挂彩灯、贴门神,做香肠、腊肉、酥肉、肉丸子,尤其是自家酿的酒,哎呦喂,太难忘了,只是大家都没什么钱,过的都还是几十年前的老日子,孩子们不爱上学,满街跑,有病了没地方治病,小感冒都能死人,村子里连个卫生所都没有。”

“是啊,你来这儿第一件事就是建了一个卫生所嘛,要不是这个卫生所,好几家孕妇生孩子又要死人了,大家都感谢你呢。”

“感谢有什么用,到底月亮村是为什么这么穷的,我还是找不出原因。”

段瑶也跟着叹气。

“那也别着急嘛,老公,我们慢慢来,你看你刚来的时候村上的几个领导都看你不顺眼,顺带着看我都不顺眼,现在你跟村民们熟悉了,好像村里领导也对你不那么排斥了,他们虽然现在依然不接受你带领大家脱贫,但是大家开始接受你了就是好现象。”

苏大壮听妻子这么一说,抿嘴笑了。

“还是我老婆嘴甜。唉,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工作的压力带回家,让两个孩子跟着我遭殃。”苏大壮看看蹲在门口生闷气的小茹,推门过去坐在小茹身边。

“小茹啊,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村子。”

“当然不喜欢,谁会喜欢这样的破村子。”

“那小宇呢?”

小宇停止抠墙,环视了一圈爸爸分到的新房子,这是一个矮矮的小土房子,村里领导特意返修了大门墙,堵上了几个窟窿,虽然墙是完整了,但是砖的颜色差得太多,看起来就像是九十岁的老太太镶了金牙,不伦不类。有个小院子,里头歪歪斜斜几颗辣椒苗,枯死的枯死,倒地的倒地,院子里几个废弃的稻草人穿着破烂的布衫,大门是铁栏杆拼凑的,窗户是木头窗户,玻璃都是碎的拼在一起,再加上黑黢黢的厨房和昏暗的卧室,小宇憋嘴。

“这儿破的吓人。”小宇说,“爸爸,我们镇上的楼房那么好,我们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呢?小宇不喜欢这里,每次来都很害怕,因为很黑。”

“是啊,很黑,这里夜里没有路灯,当然黑。”

苏大壮把两个孩子揽过来。

“这里是又黑又破,但是爸爸有办法让这里变得像我们镇子上那么明亮,那么整洁。”

“真的吗?爸爸你要怎么做?”小宇在苏大壮怀里蹦了两下,小茹则依然生闷气。

“是啊,怎么做,现在爸爸还没想到好办法呢,但是爸爸一定能想到办法,对不对,你们相信爸爸吗?”

“爸爸以前拿到了那么多的奖状和大红花,爸爸最厉害。”小宇笑道。

“嗯,相信爸爸,小茹,爸爸给你道歉,不应该在吃饭的时候批评你,但是你要检讨你的问题,你不能对爸爸那么没礼貌地说话。”

“是,我知道了。”小茹听到爸爸的道歉,意识到自己刚刚的确是有些过分。小茹已经是个大姑娘,她自然懂得礼貌和教养,她不应该在饭桌上和爸爸生气。

“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吃饭吧,妈妈等着呢。”

苏大壮牵着两个孩子回到饭桌,段瑶笑笑。

吃完晚饭,段瑶又开始收拾这个破房子,她每次过来住都要前后左右地收拾,可是屋子实在是太久太破,厨房墙上的破纸她撕了四五层还没撕干净,带来的新纸也贴不上去,房顶一直落灰,做饭的时候偶尔就掉一块墙皮混在饭里。

“瑶啊,你别整那个墙了,我看你都抠了好久了。老房子都是这样,村子里家家户户都住这么破的房子,村长为了照顾我给我分了个稍稍整齐的,他们自己家住的还不如我们呢。”

“唉,什么时候家家户户能住上敞亮的新房子呢?”

“是啊。”

苏大壮正在写着计划书,听到妻子感叹,自己也跟着感叹。

什么时候才能住上新房子?

那么问题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

到底月亮村是因为什么才这么穷啊。

眼看着过年了,苏大壮合计着借着新春伊始,说什么都得实行起自己的计划不可!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棉婆婆睡不着
  • 下一篇:没有了
  • 用户评论 (0)
    发表评论
    新闻动态MORE>>
    文学快递MORE>>
    原创推荐MORE>>
    http://www.vxiaotou.com